当前位置:搜tv首页 > 新闻热搜榜>正文

头条:怀念老榕树记鼓浪屿原日本领

发布时间: 2019-08-26 14:19:02   阅读量:5 作者:

就把鼓浪屿原日本领事馆里那株400年出头的"榕树老爷"给刮倒啦!

怀念老榕树昨夜的"莲花"热带风暴才9级,看到鼓浪屿园林管理处的工人正在把它分尸。上午经过时。可惜今天没随身带相机!心情十分沉重。只好用手机草草的照了几张!无法为他好好的留个最后悲壮的!

榕树台风

日使馆里暗牢中不屈的英魂,

最壮的,这柱榕树虽然不是鼓浪屿最老。但我认为他是最俊逸的。400年对榕树而言正是黄金阶段,有如一位从风华正茂的青年步入不惊不辱,更何况是这株枝繁叶茂见过大世面的榕树,雍容大度的修士,他昂立与英国,日本领事馆间,见证了百年前的那场无言的屈辱,陪伴了多少英。几乎所有厦门市的。

台风的台风白鹿吹倒

想起了原来在鼓浪屿海上花园酒店门前那株更老更粗壮的老榕?

都不约而同的选定他作为介绍小岛榕树的标志,鼓浪屿万国建筑博览线三岔口再也见不到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几乎天天围在榕树下倾听讲解的那一幕了。在经历吊瓶等方法仍无力挽回其生。

当地的岛民用最最传统的方法,为他披上了大红绸缎。闽南民俗中,这样的巨榕都是有神明栖附的,我每次经过他。总感觉那粗粗的红缎似乎无力挽留渐渐飘离的神魄?更像是岛民们对他4百年庇佑的叩谢与恭送。树神终于剥离了他托付4个多世纪的躯干!

把榕树下原来宽宽的土堆都铺上了石板。

只剩下那些"美丽的鹅卵石"铺砌的维基,那些人为了环境更优美?记得曾经有专家说过,是越修越宽越美。也越修越向榕树的根基靠拢;直到接近其主干直径23米处,又铺上了漂亮的鹅。

那些要命的石板。石卵如今就像一堆榕树的华丽坟墓。也是日本领事馆今天倒下的榕树边。有株可能有一个甲子年纪的石栗树刚刚在上个月也因为长虫被拦腰除掉了;被虫病。

被时光蚀朽了。

被闷压死了。被台风摧毁了。老别墅被岁月磨花了;零落坍塌了,老岛民;也大多拖着长长的身影到岛的那边去了,和那一帮开埠的风流人物同期来到这个小岛,我爷爷在民国初,做为第一代开发鼓浪屿的见证人。在1981年看完了他106年人间的。

从容地走了。他的一帮好友!民国初年,大革命。解放战争,很多人在49年匆匆慢慢离开,甚至再无缘踏回当年为颐养天年而费尽心力修建的别墅。我的父辈们。那些在洋人学堂里最先接受现代教育的第二代。

这些6070年代出生的第三代岛民,

很大一部分在90年代由于种种原因,带着显得有些局促的步伐和些许的不舍与无奈。不甘不愿地迁到对岸的新区,而我们。那些所谓"差点快要积存三代"的小岛风骨却也无力再续,基本就是紧接着被基因突变了,生命是如此的。

且又加了一层,

尖尖的坡面屋顶明快清朗,

装上新调的"酒头",

老英国领事馆在70年代火灾后早已重建,白墙橙瓦;鼓浪屿音乐学校。却没有原来做为"毓德女中"和"厦门二中高中部"时那幢石条,红砖校舍的敦实厚重,"海天堂构"就像一把从名酒窖里淘来的橡木桶;擦拭。

贴着老酒庄的标签,卖给那些名叫"时尚"的"达人","小资们",那个叫"圆洲茶庄"画蛇添足。大言不惭地把邻家"大夫第"旧匾"羊头狗肉"大大咧咧的高挂着,叔臧先生的林府。

而我这个自以为是的"鼓浪屿孩子"骨子里已铭镌的鼓浪屿烙印,

马上要"修旧如旧"成为"文化旅馆"。当年"洋人俱乐部"及周围十几栋别墅一起也就要从新整修营业,生命也是这样的顽强。并非藕断丝连那么简单!失落地拐过"海天堂构"。满脑子怀旧的思绪。"黄荣远堂","怡园",冷不丁差点被路边安徽人新开的店口外那位被抱着蹲在路中"嘘嘘"的"小安徽"给"嘘到了","。

"心里暗暗骂道:"前天是在路上大便;今天是尿尿,鼓浪屿;别让我落荒而逃,"可这些安徽的新移民,老轿夫。"新导游";路边叫卖地图,金门三宝。劳。

山寨机的安徽。

台湾香烟,河南朋友们,和70,80年前来"淘金"的那一代有几分相像却又又决然不同,路边那个天天肆无忌惮地把马路当做自家厕所的安徽"小鸡鸡"却已是实实在在,土生土长的"鼓浪屿孩子"了,只是在他奶奶的。

朋友老问我,

看看岛上那些寥落的,

可能没有家乡的稻田来的自在,这一块一块的石砖铺就的街道:我们别忘了。生命原来还是这般肆意?甚至张狂。"鼓浪屿咋啦!"我说:溃不成军的"老鼓浪屿孩子",再看看路边那些随地施肥;茁壮成长的"新鼓浪屿孩子",树没有了。

那就是枯木。

电脑打出来的零零落落拼凑的美术字永远没有真实的韵味,

也许就会有点答案了,风必朽之。别墅没有了人气。那就成空壳,终将颓废,3代主流岛民引领。养成的斯文恍如"鼓浪屿"三个字的点横竖撇。在电脑风行的如今,还有几个在意"篆,楷"一笔一划的。

"我辈俗人。

想起了林太乙先生数年前回鼓浪屿探望语堂故居后说过的一席话,这位林家小姐坐在对岸的鹭江宾馆;望着小岛。平淡地说:"我很怀念夜光下的鼓。

在华灯初放时秦淮河畔的那个丢魂失魄。

只担心鼓浪屿被打扮得如同油头粉面,敬业迎客的青楼女子;红唇艳腮,怀念鼓浪屿已经失去旗杆;绑吊环的龙眼树。鲜红的虎莓;书包里永远长不熟的琵琶。和青涩的那些。怀念那些正在失去的,从指缝中慢慢逝去的。

图文阅读

最新更新

推荐链接

相关阅读